首页  综合  时事  直播  房产 家装  汽车  理财  零距离问政  骑楼论坛  周末玩乜嘢  我们相亲吧
聚焦梧州 >>  正文
     
两位泰国富豪的中国红牛之争 双方各有“能量”相持时长超乎想象
预计2月12日后出现返程客流高峰
2017-11-24 16:56:31   梧州日报   记者 杨苑君 通讯员 黎进生 黄斌

宜春最新近视手术,

原标题:两位泰国富豪的中国红牛之争 双方各有“能量”相持时长超乎想象

泰籍华人严彬如果从自家的北京华彬国际大厦出发,跨过建外大街,2公里左右便能够到达北京的泰国大使馆。

而同样来自泰国的许氏家族,首创了功能饮料“红牛”。

红牛饮料经严彬之手,在华畅销已有20多个年头。由于注册商标使用许可的纠纷,如今,处于风波核心的两个泰国人——来自许氏家族的许馨雄,和被称作“中国红牛之父”的严彬,利益之间的交错、制约、共生,一并推至台前。

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下文简称“红牛维他命”)是此番涉及商标使用许可纠纷的公司之一,也是两方利益交错的核心点。这间公司通常意义上被认为是中国红牛的主体公司,由许氏家族的红牛维他命饮料(泰国)有限公司控股,但董事长一职由严彬担任。

二十多年来,双方的竞争无处不在,摩擦也在所难免。谈判桌上,我们能够清晰地看到两方的筹码:许氏家族有可能携手红牛的另一大运营方,奥地利红牛,进军中国市场。最重要的是,许氏家族拥有“红牛”商标权,这一点不容置喙。

红牛大部分的中国市场是由严彬运营的公司培育起来的。目前,严彬手握5个生产基地中的3个,数量上占优;多年来的市场培育,严彬方面无疑掌控着红牛的渠道体系。与饮料罐制造商奥瑞金20多年的深度合作,则意味着来自上游的强有力支持。

这罐红牛,未来将是谁的,如今尚难定论。

1、谁的中国红牛?公司运营主体股权控制权分离

经泰国许氏家族发源的功能饮料“红牛”,经严彬之手,在华畅销已有20多个年头。由于注册商标使用许可的纠纷,如今,处于风波核心的两名泰国人——许氏家族的许馨雄、被称作“中国红牛之父”的泰籍华人严彬,两人利益之间的交错、制约、共生,一并被推至台前。

早年,许书标的父亲从中国海南省移民泰国,1923年,许书标在泰国出生,出身贫寒,白手起家,最终创立了泰国天丝医药保健有限公司(下简称泰国天丝)。按照泰国天丝官网所称,该公司是全球红牛配方的独家持有人,同时该公司和许氏家族,是全球红牛商标权的拥有者。

仅凭这个商标,许氏家族就扼住了全球红牛的产销命门。

红牛饮料从泰国走向全球市场,梅特舒兹则是关键人物。传说因为喝了一罐红牛,梅特舒兹“天旋地转、气虚力乏”的感觉消失殆尽,随后找到许书标,希望拿到授权,把这款饮料推广到全世界。两人一拍即合,1984年,许书标和梅特舒兹成立红牛股份有限公司(Red Bull GmbH,下简称奥地利红牛),许氏家族持股51%,略胜一筹。

奥地利红牛在东南亚以外的全球市场攻城略地,中国却成了例外,1995年,严彬通过泰国天丝的授权经营,正式将红牛引进中国。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奥地利红牛并未能插足这个占全球人口1/5的市场。

“中国红牛”的官网显示其公司全称为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简称红牛维他命),经营范围既有生产也含销售。1995年12月成立,设址北京怀柔,董事长是严彬,大股东则是红牛维他命饮料(泰国)有限公司(简称红牛泰国),据天眼查显示,其出资占股88%。Relationship Science查询显示,红牛泰国是许氏家族资产,许馨雄担任该公司董事。

2012年许书标去世,许馨雄等子女继承了遗产。许馨雄除担任泰国天丝的CEO外,也是红牛饮料有限公司(Red Bull Beverage Co。,Ltd。)的CEO,后者是红牛饮料在泰国的制造和分装商。此外,他还在红牛有限公司(Red Bull Co.,Ltd.)任董事。这些公司均位于泰国。

而从红牛饮料罐生产商奥瑞金公告来看,红牛系列注册商标使用许可纠纷的当事双方,为泰国天丝和红牛维他命。也就是说,红牛维他命这间公司是曾得到红牛商标授权许可的经营主体之一,而非严彬掌控下的其他公司。

而另一方面,从股权上看,中国红牛从来不是由严彬完全控制,而且是一家中外合资企业。从一开始,在中国设立的关键市场主体——红牛维他命——其控股方与管理层就分别代表着两方的利益。正如与梅特舒兹合作方式一样,许氏家族从股权上对中国红牛同样拥有绝对控制权,或只是将管理权交给严彬而已。

2、泰国红牛运筹帷幄 割据一方 奥地利红牛为剑

红牛在中国跨世纪的合作壮大,最终也走向了“世纪之斗”。而纷争背后远不止于许可授权到期那样简单,仅从泰国红牛方面来看,其在谈判桌上的筹码早在上个世纪已经积累起来。

1993年7月,许书标早已在海南海口设立海南红牛饮料有限公司(简称海南公司),两年后,红牛维他命已正式设立,而海南公司依旧留存至今。在“红牛中国”的官网上,海南海口虽被列为红牛在中国的五大生产基地之一,究其所有权,其实一直是许氏家族的资产,许馨雄个人持股60%,担任董事长。

从汇法网上的几份民事裁定书中显示,去年底,红牛维他命的股东环球市场控股有限公司曾起诉许馨雄,指出后者既是红牛维他命的股东和董事,又单独设立海南公司,“存在竞争关系”,认为其侵占了原本属于红牛维他命的商业利益。

两方的利益对垒,多年以来已经愈发清晰——对于合作厂商而言,中国红牛与海南公司甚至都不是同一语义。中国红牛饮料罐制造商奥瑞金在招股说明中指出,“中国红牛”指的是江苏宜兴、广东佛山、湖北咸宁公司以及位于北京怀柔的红牛维他命,严彬对其具有控制关系。而海南公司是泰国许氏家族控股的公司,与中国红牛不存在股权关系、控制关系。

2015年4月,海南公司的经营范围从“红牛饮料的生产与销售”,已变更为“食品和饮料的生产、储存、进出口、批发和佣金代理及相关活动,以及技术服务与咨询服务”。

经营范围的变更似乎在为泰国红牛携手奥利地红牛进攻中国市场铺路。

按照泰国天丝官网显示,2014年,红牛的国际版产品被引入中国。这一年,奥地利红牛在中国成立瑞步饮料贸易(上海)有限公司。3年来,奥利地红牛通过进口渠道进驻中国市场,却少见营销推广,销量也不温不火。是水土不服,还是暴风雨前的潜伏与观望?

梅特舒兹治下的奥地利红牛2016年在全球售出60.62亿罐,“与销量已经十分成功的2015年相比,仍有1.8%的增长”。在增长乏力的背景下,蛰伏3年之久的中国市场愈发显得关键。

3、华彬集团另有对策 控股生产及渠道 绑定供应商

将利益同盟奥瑞金拉入诉讼漩涡,泰国红牛方面似乎“来者不善”。严彬也绝非等闲之辈,长期博弈的底气似乎依然十足。

在成都一位销售负责人看来,“斗争是上面的事,我们的生产经营照旧”。至于红牛授权续约会不会继续落在华彬集团身上,他坚信:“不找我们,能找谁”。

这位销售负责人的底气,来自于22年间“中国红牛”建立起来的品牌印象和渠道力量。

与要求控股权、商标有限授权的许氏家族过招时,严彬留了一手。当“中国红牛”扩建产能、扩大销售渠道时,严彬将新建的生产、销售市场主体建在了华彬国际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华彬集团)旗下。

2005年、2009年、2012年,华彬集团先后成立了红牛维他命饮料(湖北)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湖北公司)、广东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下简称广东公司)和红牛维他命饮料(江苏)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公司)。

这3家市场主体,生产和销售业务兼备,由华彬投资(中国)有限公司(简称华彬投资)100%全资持股,而华彬投资是华彬集团的全资子公司。

这些生产基地已经与供应商深度绑定。作为中国红牛饮料罐供应商,奥瑞金在公告中提到,红牛订单占其收入的六成。

反之,红牛所需的饮料罐主要由奥瑞金供给。再加上严彬方面与奥瑞金签订长期合约,华彬集团旗下的红牛生产基地和奥瑞金的包装生产基地同区建厂。双方已利益共生,互为依赖。

仅仅是生产还不够,2006年,严彬专门成立了北京红牛饮料销售有限公司(简称销售公司)。在“中国红牛”官网上,红牛在全国设了40家分支机构,其中10家为销售公司下设子公司,工商信息查询得知,销售公司另设分公司,分布在全国28个区域。

在快消领域,把握了渠道体系和生产能力,也就拥有了一半的话语权。

“这是华彬集团自己搭好的台子,泰国红牛如果选择自建体系,或者另寻他人,无论如何也需要磨合期,稍不留神就会给对手可乘之机。”而这位在红牛做了10年的区域销售负责人没有说破的是,华彬集团手上握有的体系就像一个红牛产销体系的备份,如果有变,这个备份体系随时可能再长出一个新的红牛。

4、“红牛富豪”的明争暗斗 商标抢注未停 侵权诉讼又起

双方还在权衡利弊。“中国红牛”授权到期的消息从2016年底开始传开,结果如何,半年过去,无论泰国红牛还是华彬集团仍以沉默示人。

今年7月初,“中国红牛”进行了近2亿元奖金的夏季促销,继续冠名综艺、植入影视剧、赞助体育赛事,这些迹象不禁让外界猜测,是不是意味着商标续约成功。

但是直到奥瑞金被泰国天丝推上“被告席”。泰国天丝请求判令奥瑞金立即停止“伪造、擅自制造"红牛""REDBULL"及图形等注册商标标识”,不许销售,还要求收回并销毁库存及已销售的标识。外界这才恍悟,中国红牛的授权之争进入白热化阶段。

在“中国商标网”上查询得知,抢注红牛商标,泰国方面可谓一步赢,步步赢。

1994年11月21日,天丝医药保健有限公司(比对英文名,即泰国天丝)申请了“RedBull红牛”字样的商标,国际分类32,代表着“啤酒、矿泉水、汽水、无酒精饮料、果汁、制剂”,1996年10月7日公告注册成功,专用权期限20年。商标的流程状态显示,2016年6月1日国家商标局接受了其商标续展的申请。

不过,上述商标并不是中国红牛金色矮胖罐上的图样。第一次出现“两头红牛抵头相斗,下有RedBull、红牛字样”的商标申请,是在1997年1月13日,北京朗臣饮料有限公司和泰国天丝同时发出申请,结果是北京朗臣的注册商标“被撤销”,泰国天丝注册成功。

奇怪的是,工商注册信息显示,北京朗臣成立时间显示为2003年,唯一股东是红牛维他命(湖北)有限公司,后者查询不到更多信息。

直到2017年5月,泰国天丝都没有停下注册商标的脚步。超凡股份律师庄晓苑统计,泰国天丝一共注册了6种图样,涉及的“国际分类”几乎涵盖了所有品类,且均为独占性商标。

华彬集团似乎早已开始将鸡蛋往其他篮子放,先后收购美国最大椰子水销售商Vita Coco 25%股份、引进儿童饮料果倍爽、控股高端水VOSS。奥瑞金也在极力摆脱“红牛供应商”的影子,在其一篇企业宣传文中,奥瑞金曾提到:不忘老朋友,积极结识新朋友。

而红牛多年以来在世界各国销售不衰,这笔生意带给了许氏家族、严彬巨额财富。根据2016年胡润全球富豪榜数据,许书恩(许书标的儿子)家族与严彬的财富均为92亿美元,并列排名127。不过,在2017年的榜单上,严彬已然“弯道超车”,以110亿美元的财富位列107名;许书恩家族则以93亿美元,位列145名。

红牛的世纪之斗仍在继续,或许在这次纷争的尘埃落定后,谈判桌两侧的财富版图将再度改写。

斗牛余波华彬集团建“攻守同盟”福祸相依 红牛包装商奥瑞金陷“两难”危局

每经记者 张虹蕾 赵天宇 每经编辑 姚治宇

北京朝阳区建国门外大街永安里8号,是“中国红牛之父”严彬旗下的华彬国际大厦,也是红牛饮料罐厂商奥瑞金的办公地之一。对于奥瑞金而言,红牛伴随其建立和兴盛,在资本市场浮浮沉沉,如今又绑定其六成业绩。这一切颇有些福祸相依的意味。

7月14日,奥瑞金在停牌数日后披露了涉诉详情。奥瑞金表示,涉及的是红牛的注册商标使用许可纠纷,在纠纷得到最终解决、诉讼取得最终判决结果前,公司将正常履行协议,继续为中国红牛供罐。也就是说,这一次奥瑞金仍然选择与华彬集团建立“攻守同盟”共进退。

多位市场分析人士认为,目前案件走向尚未明朗,但陷入诉讼的同时亦不排除其市场份额遭到蚕食的可能性。奥瑞金因与华彬集团的合约和利益绑定陷入两难境地,泰国红牛方面可能采取的诉前禁令,这或许就是奥瑞金面临的一大“雷区”。

利益同盟:奥瑞金“福祸”皆因“红牛”

对奥瑞金而言,多年来与之保持稳定合作的“红牛”,指的是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红牛维他命饮料(湖北)有限公司、广东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和红牛维他命饮料(江苏)有限公司,这4家公司直接或间接受严彬掌控。

回溯奥瑞金的发展历程,早在2012年,奥瑞金在招股说明书中称,该公司实控人周云杰及其母亲关玉香与红牛合作长达17年,“双方稳定的相互依存关系是双方长期稳定合作历程的体现”。

1997年,随着红牛在北京建立总部、在怀柔建立灌装生产基地;奥瑞金便在红牛怀柔生产基地附近,投资建立公司前身奥瑞金新美,成为当时红牛在国内的唯一饮料罐供应商。此后,2005年在湖北,2010年在广东佛山,奥瑞金新美采用“共生型生产布局”模式,在红牛生产基地园区内建立饮料罐生产线,为其供应饮料罐。

而在法律层面,2012年2月,奥瑞金方面与红牛续签了合作协议,并将合作期限延长为10年。目前,距履约期止还有4年半左右的时间。

在这份《战略合作协议》中,双方约定,红牛应优先向公司采购饮料罐,并尽量保持采购量每年均有一定比例的增长;公司应优先为红牛提供配套产能,优先保证红牛的用罐需求。除红牛自身销量下降因素外,如其要求奥瑞金为向其供应马口铁罐而购置、安装制罐生产线,又不选择奥瑞金供货,需赔偿奥瑞金相应款项。

不仅在业务层面互相依存,严彬在2010年还曾透过弘灏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弘灏控股),间接持有奥瑞金8%的股权,因此每年该公司与红牛之间产生着难以避免的大额关联交易。2013年12月,弘灏控股减持奥瑞金至4.53%。2016年5月,奥瑞金发布公告称,弘灏控股持有的公司股份已减持至零。

奥瑞金与红牛之间的依存程度之深,可以通过双方业务量占比来体现。2012年1~6月,奥瑞金来自红牛的销售收入在其营收中占比75.49%,这一数字在2009年只有64.52%。另一方面,2012年上半年,奥瑞金产品占红牛同期采购量为94.31%,前三年的占比均在九成以上。

两难危局:诉前禁令或釜底抽薪

从上市扩张到被诉讼波及,和华彬集团福祸相依的奥瑞金,受到的牵连颇多。

7月14日,奥瑞金公告称,原告天丝医药保健有限公司请求判令奥瑞金立即停止伪造、擅自制造原告“红牛”、“REDBULL”及图形等注册商标标识,并赔偿相应经济损失。

眼下,本案尚未开庭审理,但奥瑞金称,其和中国红牛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在商标纠纷得到最终解决且本次诉讼取得最终判决结果前,将继续为中国红牛供罐。

不过,在超凡股份律师庄晓苑看来,奥瑞金目前的状况似乎也陷入“两难”局面,停止生产可能存在违约,继续生产可能构成侵权。至于宣称继续生产,或许源于奥瑞金认为中国红牛获得商标使用权可能性较大。

上述诉讼尚未解开谜底,奥瑞金7月17日晚间发布的关于涉及诉讼停牌的进展公告中显示,截至本公告日,本次诉讼的相关沟通工作正在进行中。

北京炜衡(成都)律师事务所庞彦燕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原告天丝医药保健有限公司作为商标注册专有权权利人,可能会向法院申请被告奥瑞金停止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如果法院同意原告上述申请,可能会影响奥瑞金的经营。

庄晓苑则提出了另外一种可能,倘若能够提供相应的证据和担保,原告可申请诉前禁令,如果获得法院支持,奥瑞金则在禁令生效后停止生产。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诉前禁令是一种行为保全,《商标法》第六十五条规定,商标注册人或者利害关系人有证据证明他人正在实施或者即将实施侵犯其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如不及时制止将会使其合法权益受到难以弥补的损害的,可以依法在起诉前向人民法院申请采取责令停止有关行为和财产保全的措施。

对奥瑞金而言,商标许可纠纷或许有漫长的诉讼时间来应对,但可能产生的诉前禁令对其可谓是釜底抽薪。对此,《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联系了奥瑞金、华彬集团及泰国红牛方面,但均未获得回应。

市场影响:只要有空隙就会被迅速填补

红牛商标纠纷的解决仍需时日。外界最关心的是,红牛在国内功能饮料方面的市场是否受到波及。

《2016~2020年中国功能饮料市场投资分析及前景预测报告》显示,2015年中国人均消费功能饮料不足1升,预计到2019年人均消费功能饮料可以达到1.8升左右,距离全世界人均7升的消费量尚有较大空间。巨大市场潜力的背后,则是诸多功能饮料品牌的争相竞逐。

红牛与达利乐虎、东鹏特饮、启力和“鬼爪”等产品共同竞争。在中国品牌研究院食品饮料行业研究员朱丹蓬看来,眼下功能饮料已经进入“百花齐放、群雄乱战”局面。

“功能饮料的市场竞争激烈程度无疑在加速,只要有空隙就会被迅速填补。”零售连锁及战略管理专家陶文盛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分析称,尽管功能饮料入局者众多,但消费者追求自然健康的理念,也在制约着功能饮料扩张的脚步。

具体到红牛的境况,朱丹蓬认为其在销量方面“老大”的地位很难被撼动。不过,随着新品涌入,加之商标纠纷未解,不排除红牛原有市场份额被进一步蚕食的可能性。对于中国、泰国、奥地利三方的红牛而言,最好的处理方式或许是找到三方的利益均衡点。

今年7月初,中国红牛在宣布启动涉及2亿元“红包雨”的营销活动,这也被认为可能是该纠纷进入司法阶段的催化因素之一。

营销专家李兴敏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如果诉讼僵局继续持续,可能会给红牛带来一些隐忧,具体可能会体现在放缓甚至打乱营销节奏上,比如一些大额度的广告有可能延缓投放。不过,他认为,其他进入市场的玩家更多只是抢占红牛销售渠道终端留下的份额,短期来说,撼动红牛的地位仍然很难。

责任编辑:

编辑:许愿 梁丹朝

梧州零距离客户端

 
 
我也来说两句 0条评论 | 查看评论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留言内容:
 
环城高速思扶大桥三座桥墩已完成施工
白云山景区油菜花田吸引游客
教辅书销售量上升,新式文具受欢迎
三龙防洪堤进行堤基工程建设
蒙山县投资4000多万元实施县城给水工程
鸳江丽港人行道变停车场?
梧州日报社 版权所有 © 2009-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桂ICP备08001990号 梧公网安备:45040000045号 广西壮族自治区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许可证号:4510420100001
梧州零距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梧州零距离网”的所有作品,任何媒体转载须注明出处,违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梧州零距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